第904章 想知道真相跟我来

    从医院出来,姚依依就接到了黄父打来的电话,看着屏幕上的显示她愣了一下。要不是这个电话打来了。她都忘了还有黄家人的存在了,整整一两年没有联络了,再联络,她都有种恍惚感了。

    恍惚归恍惚。她到底还是把电话给接了起来了。

    “喂。”她道。

    不知道黄父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姚依依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挂了电话,她坐进车里让龚琳把她送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等到了那里。姚依依解开安全带,说道:“我去见一下黄家的人。你在外面等我吧。”

    龚琳立刻起了戒备之心,抓住了姚依依的手。

    “少夫人。我跟你一块去。”

    姚依依看她如临大敌的样子,知道不让她去的话她心里一定会难受的,所以也就同意了,不过还是让她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坐着。别让黄家的人知道了尴尬了。

    进了咖啡店,姚依依一眼就看到了黄父和黄依依,一两年不见。黄依依变的更有女人味了一点。比起以往清纯的打扮,一头大波浪的她更加的妖艳动人。

    更让姚依依觉得怪异的是,她总感觉黄依依的打扮挺眼熟的。

    “小依,过来这边。”黄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

    姚依依走过去,客气的跟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才坐下了。

    “黄先生,黄小姐,好久不见了,看你们的样子应该过得都很好。”姚依依客气道。

    黄依依只是笑了下。

    黄父则是隐晦的看了她一眼,眼里深处闪过了一抹难言的**。

    “姐,我们都是一家人,虽然一年多没有联系你了,不过血缘关系并不是不联系就可以改变的,所以你没必要这么客气的,妈是不在了,不过爸和我也是你的爸爸与妹妹吧。”黄依依把她面前的咖啡推到了姚依依面前,“姐,这是我特意给你点的咖啡,你尝尝看,这里咖啡的味道还算不错。”

    姚依依只是看了眼咖啡,不过并没有打算去动它。

    “姐,喝口吧,这好歹是我给你点的,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姚依依看了她一眼。

    黄依依也似乎意识到自己过于急切了,撩了撩头发,风情万种的笑道:“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修补一下我们两的姐妹之情,还有就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上海本地的金家的长子订婚了,再过三个月就可以结婚了,所以想要邀请你去参加婚礼。”

    姚依依眼里闪过一丝的讶异。

    “姐,你该不会以为我还对姐夫念念不忘吧?”黄依依莞尔一笑。“姐,我承认我对姐夫有过奢望,不过暗恋总的有个限度的,我在一年前就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了,现在就想你这个当姐姐的参加我的婚礼。”

    姚依依笑了下。

    “恭喜,到时候我会去参加的。”

    “那就谢谢姐了,这里没有酒,我们以咖啡代酒的喝一杯吧,就当是你以前给我庆祝了。”说完,黄依依端起了咖啡。

    姚依依迟疑了下,然后也端起了咖啡与之对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一坐下来她就拿干净的餐巾纸擦了擦嘴,把嘴里的咖啡全都擦在了纸巾上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不知道黄依依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了。

    黄依依也不知道看没看到姚依依的小动作,只是笑了笑。

    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喜帖,推到了姚依依的面前。

    “姐,这是我的结婚喜帖,你到时候记得和姐夫一块来上海参加。”黄依依笑道。

    姚依依拿起来打开一看,果然见黄依依和一个长相较为英俊,不过细看之下和欧擎珩有那么一点点神似的男人很亲昵的靠在一块。

    “你们两个非常的般配。”姚依依说道。

    黄依依笑的更加的开心,就跟个待嫁的新娘一样。

    两姐妹聊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黄依依才说要她和黄父打算去见别的朋友,就不和她多聊了。

    姚依依起身,看了眼一直沉默不语的黄父,想了想,到底还是没忍住说了几句嘱咐的话了。

    “黄先生,照顾好自己,别让当晚辈的担心了。”

    黄父看了她一眼,仿佛想透过她看着谁一样,不过最后可能是认清了她再怎么像也不可能是那一个人,何况都过了一年半的时间了,就算再怎么的思念也有稍微冷却的时候,所以黄父还算冷静的点了点头。

    离开了咖啡店,黄依依和黄父又同姚依依摆了摆手才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爸,这下您可以放心了吧,她过的也挺好的,之前疯传她和欧擎珩离婚可能是个误传,她和妈妈是很像,不过到底不是妈妈,您就不要老想着把她给抓来了,没意思,何况我结婚后很快就会有宝宝的,你这个当外公的就可以含饴弄孙了。”黄依依开着车,一边说道。

    黄父只是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黄依依这才松了口气了。

    这一年半来她也变了不少,最主要还是遇到了命定的那个人,为了他她改变了以前重视物质的恶习,努力的学好怎么当一名好的妻子,所以她的气质方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许是因为那个人喜欢艳丽的,所以她的打扮也越来越成熟性感,在外形上和姚依依也更加的相似了。

    今天她特意约姚依依出来,就是为了告诉她,她已经有了可以相处一辈子的人了,她们两个可以当毫无芥蒂的姐妹,她也是间接地想要和欧家这样的名门望族打好关系,一来是为了能够给她未来的夫家更多的资源,二来也是为了让金家的人看到她背后不仅有黄家,就连欧家也是她的靠山,想要欺负她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了。

    黄依依来这一趟也算是双赢了。

    而还站在咖啡店门口的姚依依则是沉了沉眉。

    “龚琳,帮我查一查黄依依是不是要结婚嫁人了?还有派人看着他们两个,如果他们最后乖乖地离开了你们就别故意为难,要是他们还有什么后续的小动作,就随你们处理吧。”姚依依说道。

    不是她疑心病重,只是吃了太多的亏了她不得不小心一点,要不然哪天被这些自诩为她亲人的人给卖了,她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龚琳点头。

    龚琳先把姚依依送回了家,然后才派人去跟着黄家父女两,然后利用在上海的人脉查了黄家这一年半的情况,确实黄依依和金家的长子订婚了,再过几个月就要结婚,至于黄父这一年半来一直都去黄夫人的墓地去看一看,除了这些他就是宅在家里,几乎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看起来根本不足于构成任何的威胁。

    龚琳把她调查得到的资料全都告诉了姚依依。

    姚依依想了想,觉得他们任何的可疑也就放心下来了。

    黄依依能够嫁人,她也算是间接的少了一个敌人了。

    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好,既然黄依依有意要示好,那她也不介意接收她的好意了。

    龚琳出去接了个电话,然后回来说黄家父女已经到了机场,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坐飞机离开了。

    姚依依点头。

    “让人看着他们坐飞机离开了才回来。”

    “少夫人,你放心吧,小寻也买了跟他们同一航班的飞机,亲自把他们送到上海才回来。”龚琳说道。

    姚依依听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暖心的,她也只是随便的吩咐一下,没想到龚琳和其他人能这么懂她的把她所担心的事都给做完了。

    “龚琳,等小寻回来你约他出来就说我请他吃饭,他是个很尽职的保镖,我让擎珩给他加工资。”姚依依说道。

    “少夫人,他要知道肯定会非常开心的,他还一直在我耳边念叨着少夫人如何如何的厉害,能让boss这么的听话。”

    姚依依哭笑不得。

    她的手机刚好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是黄依依给打来的。

    “依依。”姚依依接起,道。

    “姐,我和爸半个小时后就起飞了,特意给你打个电话报备下,你也别担心我们,等到了上海我再给你打电话,还有我婚礼那天你可得要来,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个特别好看漂亮而且跟我挺像的姐姐。”黄依依在电话那头有些撒娇的说道。

    姚依依唇角弯了弯,“那你和黄先生路上小心,到了在给我打电话,你婚礼那天我会过去的。”

    挂了电话,姚依依去忙别的事。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很快june所创立的公司就传出了债务被亏空的消息,不过当天下午就有公司的负责人出来辟谣这些都是谣言,会以法律的方式把那个造谣者告上法庭的,结果辟谣的第二天就传出了负责人被请到警察局的消息,说是公司也涉嫌了漏税的可能,这还不止这一点,警察在公司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都是藏在了总经理的休息室里,因为june很久没有出现了,所以这间休息室都是锁着的,如今被搜出了毒品那全都是他的责任了,只不过警方多处找他都没有找到,只能联系了他国家的警局,联合发布了通缉令,这次就连艾德顿的人出马都没有用了。

    而藏在暗处的june看着新闻上对他们公司的报道,眼里闪过了一丝的阴狠。

    “你真的不打算去跟警方说清楚?”李珍珍说道。

    june转头看了她一眼。

    “june,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警方现在在通缉你了。”李珍珍双手环胸,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当然知道了,只是那些冰毒也是我藏的,你让我怎么解释?那么多的冰毒我要是被抓到有可能被判个无期徒刑或者是死刑了,我以为那间办公室没有我的允许是没有人进去的。”june也有些烦躁的说道。

    他这是着了欧擎珩的圈套了,他把毒品藏在休息室那么隐秘的地方都能被人找出来。

    “june,我现在可以肯定你就是一只猪,而且是那种蠢的要死的猪,我跟你合作都觉得屈辱。”李珍珍气的大骂道。

    june阴狠的看了她一眼。

    “李珍珍,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注意你的言辞。”june咬牙道。

    李珍珍深吸了口气,勉强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李珍珍问道。

    “抓人,欧擎珩不是在乎他的妻儿和亲人吗?”june眼里闪过了一抹狠光,“既然他不打算不给我一条活路,那我就让他除了权势之外一无所有,我倒要看看谁更可怜。”

    李珍珍怀疑的看着他。

    “你都说了好多遍要把安安和姚依依抓起来了,可都过去多久了人家还活蹦乱跳的。”

    “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这辈子我就跟他杠上了,不让他吃点骨头我还真的咽不下这口气,我最后要是被人给抓了也要拉上一两个垫背的。”

    李珍珍只是沉默着。

    当天晚上,june开车载着李珍珍去了一家农家乐,他把车停在了一棵树下。

    李珍珍看着车窗外,有些疑惑。

    “你把车开来这里做什么?”李珍珍说道。

    “今天欧老太婆会带两个小的过来吃饭,而欧擎珩和姚依依公司都有事所以没来,这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我已经在这家农家乐里安排了人,等一下会在他们的吃食里下药,看着吧,等我把他们三人抓到了当着欧擎珩的面一一的把他们给解决了,我想到时候欧擎珩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的精彩的。”june的手指有规律的敲打着桌面,发狠道。

    李珍珍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迟疑了。

    “其中一个小的好像是章书俊的儿子吧,他是无辜的,我们没必要对他动手。”

    “女人,有时候妇人之仁只会把你自己给害了,那个小孩现在过继到欧擎珩的名下就是他的儿子,只要是欧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只要能刺激到欧擎珩就好。”june已经陷入了癫狂之中。

    他在欧擎珩的手下吃了太多的亏了,所以他费尽心力布下了这么大的网无非就是想给欧擎珩一个痛的打击。

    李珍珍只是保持了沉默。

    “李珍珍,我可告诉你了,现在不是你该起恻隐之心的时候,我们眼看就要成功了,到时候你妈妈的仇也可以得报。”june说道。

    “我没有,你放心吧。”

    “最好是这样。”

    他们在外面等了近半个小时还没有人出现,李珍珍都怀疑的看着他了。

    “june,你的消息不会都是假的吧。”

    “稍安勿躁,人总会出现的。”

    说曹操,曹操到,很快就有一辆车开到了农家乐门口停下,下来了欧家夫妻和两个孩子。

    june唇角一勾。

    “来了。”

    李珍珍只是透过车窗看着,眼神平静的吓人。

    在她心里姚依依和欧擎珩才是她的敌人,她并不想牵连到了别人,可是明显的june并不是这么想的,两人观点不同,她就算反对也无济于事。

    只是还没等他们付诸行动,就有一群警察持枪把他们所在的车辆给包抄了,甚至拿枪指着车门叫他们赶紧下车。

    李珍珍眼里闪过一丝的慌乱,看向了june。

    “june,这是什么一回事,你不是所一切你都给安排好了吗?”李珍珍着急的质问道。

    june也是一脸的懵逼,他精心策划了这一切,绝对不包括被一群警察指着车叫他们从车里滚下来的。

    不过时间容不得他去怀疑,外面多把枪让他不得不打开车门下去。

    一下车june就举起了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来了。

    “june,你涉嫌了私藏冰毒,请回去配合我们的调查。”其中一名警察拿手铐铐住了他的手,说道。

    june也没有反抗,只是心里还是安安希望他的那群保镖能够快点出来救他,结果他被压到了警车上他的人都没有出现一下,他隐隐的明白了这也许又是欧擎珩设下的另一个局了。

    june的脸微微地扭曲着,他做了那么多结果到头来还是落入了欧擎珩的圈套了。

    等警察一走,李珍珍还站在原地。

    她怔忪的当口,一双高跟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抬起头一看,是姚依依。

    “李小姐,有空吗?我像个你谈谈。”姚依依说道。

    李珍珍本来想拒绝的,june被抓走了她就成了无人要的丧家之犬了,欧擎珩要想对付她真的是易如反掌,所以姚依依要是来嘲讽她的她也认了,毕竟现在她不是欧擎珩和姚依依的对手。

    “李小姐,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话就跟我来吧,不过你要想一辈子都被蒙蔽我也随你。”姚依依说完转身就走。

    李珍珍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闪烁着迟疑复杂的光芒,最后她还是抬步跟了上去了。

    李珍珍跟着姚依依进了那家农家乐,进到包厢里就看到一人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李珍珍看着那个背影还挺熟悉的,等到那人转过身来,她才想起来这人就是在她家曾经帮厨过的厨师。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